新西兰服务器

终于,新西兰不再“布洛芬自由”!有人为一瓶小儿退烧药跑遍药房

  经过了将近一个月的休整,政客们要准备“出洞”了。

  过去一年中,氛围发生了巨大变化:还记不记得,去年这个时候,疫情应对部长Chris Hipkins 每天播报数字;去年这个时候,总理Jacinda Ardern正向国民解释所谓的交通灯系统……

终于,<a href=新西兰不再“布洛芬自由”!有人为一瓶小儿退烧药跑遍药房”/>

  俱往矣,今年也会是繁忙而多变的一年……

  01

  大选日期不久将公布

  本周四、周五两天,工党和国家党高层均将分别前往北岛东部城市内皮尔,举行年度党团务虚会。

  这场会议相当于各党的开年动员会对工党来说,有三件事情要在会议上讨论:内阁改组、确定今年立法优先顺序、大选日期

  这些都将在2月14日国会重开之前宣布,而且几乎可以肯定的是,部分决定很快会在第一次对外动员时就宣布。

  自2014年大选以来,趋势是:新西兰多数选择在9月的倒数第二个星期六举行选举(2020年由于奥克兰爆发COVID-19疫情而推迟了四周)。如果这一趋势持续,选举可能会在2023年9月23日星期六举行

  但今年也有一个问题:新西兰今年会共同举办的2023年国际足联女子世界杯(8月结束)2023年男子橄榄球世界杯(10月结束),如果刻意不和这两场大型赛事冲突,则可能会延后到11月举行。

终于,<a href=新西兰不再“布洛芬自由”!有人为一瓶小儿退烧药跑遍药房”/>

  Ardern总理自12月22日以来未更新脸书账号,释放出耐人寻味的信息

  此外,关注经济、生活成本和未来机会,也肯定是今年重点。

  02

  右翼政党获大量真金白银

  政治捐款的数量,反映了民间尤其是富人阶层的支持程度。

  今天的新闻说,国家党去年已经筹得天量资金——和工党对比。

终于,<a href=新西兰不再“布洛芬自由”!有人为一瓶小儿退烧药跑遍药房”/>

  根据选举委员会的记录,国家党去年从24个大捐助者那里,筹集到230万纽币大额捐,而工党只申报了15万纽币的大额捐款

终于,<a href=新西兰不再“布洛芬自由”!有人为一瓶小儿退烧药跑遍药房”/>国家党领袖新年期间发的新年全家福照片

  国家党的筹款秘密武器包括前副党魁Paula Bennett,她发起了一次筹款闪电战,靠自己的影响力短期内就筹得25万纽币。

终于,<a href=新西兰不再“布洛芬自由”!有人为一瓶小儿退烧药跑遍药房”/>

  就大额捐款方面,工党每拿到1纽币,国家党相当于可以拿到15纽币。

  不过在传统上,工党在小额捐款方面比较占优,而小额的申报没有那么快。

  12月时Phillip Mills家族(Les Mills健身连锁老板)给了工党一笔迟来的5万纽币,一定程度上充实了工党的银库。Mills家族一直用钱拥趸工党和绿党。

  就大额捐款而言,现在行动党也比工党更富裕。2022年大额捐款统计:

终于,<a href=新西兰不再“布洛芬自由”!有人为一瓶小儿退烧药跑遍药房”/>

  右翼政党获大量真金白银支持,这是要变天的节奏吗?

  03

  行动党:“青少年盗窃应当场罚款”

  行动党今天表示,如果今年大选行动党进入政府,将为打击商店盗窃,引入类似超速罚单的惩罚制度。

  行动党表示,将对在商店行窃的年轻人引入“即时、实际的惩罚”,以“在他们升级为更严重的犯罪行为之前阻止菜鸟罪犯”。

终于,<a href=新西兰不再“布洛芬自由”!有人为一瓶小儿退烧药跑遍药房”/>

 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说,目前处理低水平零售犯罪选择有限,青年法庭已满员,惩罚往往在犯罪发生6个月后才进行。

  Seymour认为,设立这种制度类似于超速罚款,可以在官僚机构的障碍之外有效运作。设想的惩罚制度包括当场罚款,以及其他惩罚措施,如捡拾垃圾、清理涂鸦或在社区团体做志愿者,或在被盗窃的商店工作。

  04

  布洛芬悬混液出现短缺

  今天,新西兰媒体还报道了本地出现布洛芬悬混液短缺

终于,<a href=新西兰不再“布洛芬自由”!有人为一瓶小儿退烧药跑遍药房”/>

  布洛芬混悬液主要成分是布洛芬,通常用于儿童普通感冒或流行性感冒引起的发热,也用于缓解轻至中度疼痛,如头痛、关节痛、偏头痛、牙痛、肌肉痛、神经痛、痛经。

终于,<a href=新西兰不再“布洛芬自由”!有人为一瓶小儿退烧药跑遍药房”/>

  Pharmac表示,目前的情况是,存在“高需求”和“供应链问题”的双重压力,导致一些品牌(Ethics品牌布洛芬口服液)出现供应问题。

  Pharmac说,虽然新西兰还有一些库存,但供应商Multichem已将其列入“严格分配”清单,导致一些配药师无法获得布洛芬混悬液的全数订单

  Starship儿童医院的儿科急诊医生Stuart Dalziel博士说,这对一些社区药店来说是一个 “大问题”,使一些家庭不得不“到处找能供应的药店”

  有一家药店称,自12月5日以来,就没有口服液态布洛芬了

  预计下一个订单将在1月底或2月初到达新西兰

  儿科专家Stuart Dalziel表示,扑热息痛和布洛芬是最常给儿童开的两种非处方药。

  Dalziel说,在大多数情况下,父母可以用扑热息痛代替布洛芬,但有一些儿童和一些情况则需要使用布洛芬

  据悉,现在感冒药全球需求旺盛。美国和加拿大也经历着儿童泰诺、Advil和Motrin(都含有布洛芬)的严重短缺,这与被称为Covid-19、流感和RSV的 “三联症”有关。

  Stuart Dalziel表示,希望供应瓶颈问题能在1月底得到解决,但要布洛芬自由,“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”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新西兰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西兰服务器网联系。

[新西兰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]